2020茄子视频app懂你更多下载

“小宝怎么啦?”老魏也进来了,看小宝乖乖的坐在辛鲲的怀里,看着挺正常的。忙对着他一招手,“给你买玩具了,走。”

小宝立刻跳了下来,但是马上又靠向了辛鲲,“不要,我要当读书人。”

“为什么?你学武天赋好,走,跟爹去学武。”老魏不干了,立刻过来,蹲在地上有点强硬了。

“他读书的天分也不错!”辛鲲清了一下嗓子。

“你不是要让他学打铁吗?学打铁,读那么多书做什么?还是学武好,有力气,力道准。小宝,要不要将来自己打顾大人那样的宝剑。很漂亮的。”

“那是因为你舅舅我读书好,会计算,才能做到,用不着自己动手。”辛鲲对老魏假笑了一下,这位是不是真当自己是继父了,于是对小宝有了权利。

小宝认真的想了一下,瞪着老魏,“沈爷爷病了,沈爷爷说了,你功夫很菜的,不让我跟你学。”

“谁和他比啊!宝贝,你要知道,你跟我差不多,就算是子承父业了。走了!”老魏抱起了小宝,也不跟他们打招呼了,直接顶起来出去了,远远的,还听到老魏在说,“你是男孩子,跟你舅舅那娘娘腔,会学坏的。”

“什么叫娘娘腔……”

“等小王爷回来,我要揍他。”辛鲲瞪向了小安。

“鲲儿,小宝怎么啦?”

“没事,你之前就不愿住在这儿,应该是觉得不舒服吧?是啊,这里是辛家,不是吴家,因为我们的插手,破坏了你们原本的幸福,对不起,小安姐。”辛鲲对小安抱歉的一低头。

宜家里的漂亮妹子温和如玉巧笑倩兮

“鲲儿,我在问小宝。”小安没有直面问题,瞪着辛鲲。

“我说的就是小宝,他觉得因为吴波不在了,所以他在这个家里多余的人,爹不亲,娘不爱。所以这几天,你不在,他也不敢问,现在你成亲了。老魏看来很想当爹的,以后别在他面前乱说话了。”辛鲲看着她,“小宝是太聪明了,所以会比一般人敏感,你和李婶以后对他说话还是小心一点。对了,吴波是我赶走的,我也把他奶奶下毒的事告诉他了,他比我想像中懂事。”

“他听得懂?”小安呆呆的看着辛鲲。

“是,他听得懂,吴波的离开,让他很害怕,他觉得是因为自己不乖,吴波才走的。你也是,因为他不乖,所以你也不要他了,这些天他不敢问你去哪了,一次也敢找过你。刚刚,他也不敢跟你说话。”

“那怎么办?他会恨我吗?”小安脸都青了。

“只要告诉他,你平日里说的,只是吓唬他的就完了。”辛鲲想想,“我觉得老魏做得就挺好,你是我儿子,这个不用解释,也不用商量。”

小安终于冷静了下来,是啊,那是她亲生的儿子,根本不用多说什么。

“对不起,鲲儿。”小安无力的靠在了大枕上,她现在突然觉得全身无力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“没事,你回头跟老魏去蔡大人那儿谢谢他们,小宝不对劲,是他们发现的。”辛鲲对她笑了一下,把书收起来,也不再说话。

这两天,她其实也想了很多,从小宝的身上,她想到了小安,想到李家。真的会‘斗米成恩,升米成仇’吗?李叔李婶不会,他们都是心地单纯的人,可是小安就不一定了,若不是自己,她会失婚吗?若是自己,夜深人静时,也会多想一下吧。她该怎么做?或者是自己想多了!

“鲲儿,若是小宝给吴波,他会好吗?”小安好久才悠悠的说道。

“算了,吴波还没成亲,现在我能带他。”辛鲲终于回头,对她笑了一下,看她的脸色,想想,“你还是跟老魏议议这事,现在小宝是你们的孩子了。”

“算了,我也是疯了。”小安拍拍自己的额头,看看辛鲲,牵牵嘴角,“你看着好多了。”

“我本来就是急发的,来得急,去得也快。”辛鲲笑了一下,“你呢,现在怎么样?”

“老魏是好人,人挺好的。”

“老魏在仁亲王府后头有间房,我让李婶把咱们原先的那宅子收拾出来了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小宝住在这儿习惯了,搬过去好吗?”小安迟疑了。

“对小宝来说,有你的地方,才是他的家。”辛鲲笑了一下。

“谢谢你,鲲儿!”

“又乱说,辛家才几个人,你们也是辛家的人。”辛鲲对她笑了一下,“小宝是读书,习武,还是打铁,由他自己想,他还小。”

“你觉得呢?他适合干什么?”小安看着他。

“你们是父母,这由你们定。”辛鲲笑了。

小安没说话,她还是一脸的灰暗。

蔡关回家看淑媛不在,以为她在辛家,结果是淑媛回娘家,还没回来。他一个人回家也没意思了,就留在辛家吃饭。辛鲲想想看,拉他到东屋下棋。

“要不要我给你们号个脉?”辛鲲想了一下,瞪着他。

“为什么?”蔡关瞪着她。

“你们成亲这么多日子了,怎么也没消息吗?”辛鲲皱着眉头。

“关你屁事?”蔡关瞪着她,“小安姐回来了,小宝得跟他们回去吧?”

“那是亲生的,自然要回去。所以啊,你要不加把劲。生一个自己的孩子,好好养养试试。说不定比小宝养得还好!”

“你帮我教?”蔡关又给他一个白眼。

“行,我能教。”辛鲲笑了,“只要你生,我给你儿子默一本《好诗三百首》,保证二十年后能给你教一个才华横溢的大诗人出来。”

“滚,有用,你不学?”蔡关本来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动心,正想着,看辛鲲的脸,立刻把她给怼回去。

“是,我背得最多诗的诗人,最后结果都不怎么好。”辛鲲老实的交待。

“哈哈!”蔡关大笑了起来,他觉得之前那个调皮健康的辛鲲回来了,只不过,此时他现在看到的脸只有之前的一半了。曾经那个能挽着裤腿下地的人,现在只能坐着软轿仰望天空了,“对不起,是我逼你考试,才会这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