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app下载

吴意走出陈步家别墅的时候,显得有些失魂落魄。

打死他也没想到,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。

本来吴意还想着从中斡旋一下,却没想到适得其反,非但没有让陈步对梁家改善看法,反而还加剧矛盾激化。

当然,这么说也不准确。

吴意在其中起到的作用,其实并不大,换句话说,不管吴意今天有没有过来,陈步都是这么个想法。

他唯一起到的作用,可能就是给梁深带句话了。

当然了,吴意也没缺心眼到真的将陈步的话说给梁深听。

他是觉得,陈步现在说的肯定也是气话,毕竟年轻人嘛!受不得委屈也是正常的,等到陈步冷静下来了,自己再找陈步好好谈一谈,肯定还是有转机的。

如果自己真的将陈步的话转达给梁深,那才是真的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。

思来想去,他还是决定给秦灼打电话,看看对方能不能想想办法。

秦灼接到吴意的电话,还有些惊讶,等听明白其中曲折后,差点没忍住笑出来。

“那个大舅哥,是不是脑子有病啊?本来就是求人家看病,非得盛气凌人?”

悠闲美女清凉午后唯美惬意户外写真

“秦少,您看,现在该怎么办啊?”

“还能怎么办?”秦灼说道,“我跟说句掏心窝子话,当初我父亲重病,秦家敢向天医院施压吗?不是不能这么做,而是这么做了,有什么意义?人家被硬逼着来看病,自己放心吗?现在被治好了,指不定活不到八月十五,对不对?”

吴意深以为然。

他心里,其实也是这么想的。

“还有就是,这也会败坏名声,天医院这一次忍了,不代表事情就这么过去了,说一千道一万,哪怕天医院真的不吭声,吃下哑巴亏,上面呢?天医院是为们梁家服务的?们敢这么做,上面不得把们记在小本本上?”

“秦少,那您觉得,我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啊?”

“还能怎么办?赶紧让梁家的人回来吧。”秦灼说道,“然后给陈医师道个歉,服个软,看看有没有转机。”

吴意只能苦笑。

他让梁家的人回去?

那些眼睛长在天灵盖上的梁家人,哪里会把他的话当回事啊?

“吴总,作为朋友,我再多说一句,如果事情真的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,我劝还是先撤回来吧。”秦灼又说道,“如果能够和梁家划清关系,那自然最好,就算不能,也尽可能不要搀和。

秦灼的话,让吴意吃了一惊。

“秦少,以您的意思是,如果陈步和梁家真的翻了脸,吃亏的,未必是陈步?”

秦灼笑了一声,却并未作答。

他想起,之前陈步来京城所发生的事情。

虽然陈步最后是被他利用,帮了他一把,赶走了秦婉。

但是有一说一,秦灼自己明白,陈步才是最后唯一一个聪明的糊涂蛋。

看着是陈步被他利用,可静下心来仔细想想,陈步失去了什么?

什么都没有失去。

而且,陈步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,如果两人之间真的是敌人,陈步完全可以将他了解的事情说出来,但是陈步没有这么做,只是没必要而已。

进退有度,清醒又不自傲,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,不管怎么看,秦灼都不觉得陈步是那种容易冲动的人,既然陈步敢这么说,那就肯定是将各种因素都考虑到的,就梁家那群傻逼,凭什么和陈步玩?

秦灼自己心里明白,他和陈步之间接触少,陈步不待见他,不是玩不过他,而是懒得跟他玩。

仅此而已。

“不说这些了,还是自己想好该怎么做吧,至于梁家这艘船,就算这一次不沉,也开不了多远了。”秦灼说道。

也不知道秦灼是不是有意透露,听到这句话,吴意立刻虎躯一震。

“秦少,您的意思是?”

“没什么意思,等回来了,一起出来喝喝茶。”

挂了电话后,吴意陷入思索。

一个小时后。

吴意又敲开了别墅的大门。

“怎么又来了?”傅子铭看到吴意有些惊诧,转过脸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陈步,眼神中带着询问。

“让他进来吧。”陈步说道。

傅子铭点点头,让开身位,将吴意放了进来。

吴意走进别墅,将买来的礼物放在地上,因为都是临时买的,所以也谈不上多么贵重,其实礼物多少钱根本不重要,重要的就是这个形式。

陈步看到这一幕,也有些惊讶,不过很快就明白过来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“陈先生,我是来告辞的。”

“嗯?要回去了?”

“嗯。”吴意点点头,笑着说道,“感觉,梁家这边也不怎么需要我了,我继续留在这边也没什么意思。”

陈步点点头:“那有时间的话,来南城请我吃饭啊。”

“好啊!”吴意眼睛一亮,意识到这是陈步对自己的示好了。

简单说了几句话,吴意就此离开。

他来这一趟,就是拎了点礼品,说了点客套话,除此以外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傅子铭有些疑惑道:“陈步,这小子想干什么啊?”

“觉得呢?”陈步问道。

“准备和梁家划清关系了?”

“知道还问。”

傅子铭有些郁闷:“我也就是这么猜测啊,毕竟他是梁家的女婿,这说回去就回去,梁家能高兴吗?”

“那是梁家的事情了,操什么心啊?”

傅子铭笑着说:“我就是觉得,这个吴意还挺不错的。”

“放心吧,就梁家那样的人,觉得要是吴意没足够的实力,能入他们的法眼,成为梁家的女婿吗?”

傅子铭听陈步这么一说,立刻觉得很有道理,也点了点头。

……

虽然已经决定要回去了,但是该说的还是要说。

当吴意说完这些话的时候,梁深的脸已经沉了下来。

“说,要回京城?”

“是。”吴意点点头,神情平静。

梁深冷笑起来:“现在回去,算是怎么回事,爸的病还没治好呢。”

吴意沉默片刻,说:“们不都在吗?这边也不需要我。”

梁冰妍赶紧拉了拉吴意:“老公,说什么呢?这里怎么能不需要……”

“需要我吗?”不等梁冰妍的话说完,吴意就直接打断了,“我本来已经安排好了,但是现在,有我说话的地方吗?”

梁深呵呵:“我算是听明白了,这是对我不满啊?”

“不敢。”吴意笑道,“您是大哥,我怎么会对不满呢?”

“那……”

“好了,哥,时间不早了,我已经约了飞机,现在得走了。”吴意说道。

“老公,……”

“行了,让他走吧。”梁深沉声道。

“大哥!”梁冰妍不乐意了。

“不然,和他一起走?”梁深阴恻恻道。

梁冰妍这下也不敢说话了。

毕竟,梁深现在是梁家的家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