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快手一样的成年版app

周宗棠的诚意不可谓不高。

然而,唐锐似乎兴味索然,只是强调之前的要求:“我只要你对我朋友一个道歉,仅此而已。”

“唐医生,你不用担心什么。”

周晓柔眼中闪过一丝戏谑,“我周家不是那种受人恩惠,就想要一次性还清人情,我们的格局还没有这么小。”

在她看来,唐锐这么做是担心要的太多,以至于耗光了这份人情,今后再遇到什么麻烦,难以向周家张嘴。

周宗棠眉头一皱:“晓柔,不得无理!”

“你想多了。”

唐锐同样用戏谑的目光看向周晓柔,“我之所以拒绝,是因为这些承诺并不能让我动心,京城我会去,但不是现在,至于白家,我还没放在眼里,我唐锐的格局,也还没有这么小。”

周晓柔撇撇嘴,这话未免也太狂了。

但周宗棠却是对唐锐生出更多的兴趣。

“看来是我多虑了。”

周宗棠微笑道,“既然如此,我即刻便去见你的朋友,向他当面致歉,只是晓柔这个病……”

可不可依旧这样

不等他说完,唐锐径直转过视线。

对着孙桂芝说道:“桂芝姨,早上熬的米粥还有吧,加一些甘草,莲心、夏枯草、牡丹皮,小火慢喂,出药香后,盛一碗米汁过来。”

“我这就去。”

“等等!”

周晓柔忍不住打断道,“你就不能先给我治病再吃饭吗!”

唐锐淡淡瞥她一眼:“这米汁,就是给你的药方。”

周晓柔顿时傻眼。

她这口角炎十分顽固,找过不少国医圣手,吃过不少灵丹妙药,却依然是根治不得,怎么到这家伙手里,米粥里加点草药就给打发了!?

开玩笑的吧!

她想再反驳几句,奈何周宗棠瞪视过来,只能把怒气咽在肚子里,暗暗的想,就让你先得意一阵,等这什么米汁不管用的时候,再戳穿你的嘴脸!

没一会儿,孙桂芝就端着一小碗米汁过来。

米香和药香混在一起,说不出的清新。

“倒是挺好闻的。”

周晓柔哼了一声,“但管不管用还两说呢!”

说完便摘下口罩拿过米汁,一边烫的吸溜舌头,一边咕嘟嘟喝下去。

之后唐锐才好笑的说道:“是给你抹嘴角的,不用喝。”

“啊!?”

周晓柔脸色一红,看唐锐的目光更加讨厌,“你不早说,烫死我了知道吗!”

孙桂芝也是哭笑不得:“姑娘,我再给你端一碗来。”

等到第二碗,周晓柔满不在乎的用纱布蘸上一层米汁,等它稍冷一些,随意涂抹在嘴角上面。

“咦?”

只是涂抹完,等了十来分钟左右,周晓柔眼睛便徒然瞪大。

原本像火烧一样疼痛的嘴角,竟突然变得沁沁凉凉,异常舒服。

周宗棠和周三两人,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“姑娘,快看看吧。”

孙桂芝拿过来一面镜子。

溃烂染脓的嘴角,竟然变得红润起来,脓水都溶解在米汁里面,鲜嫩的粉肉生长出来,令人欣喜。

“好,好了?”

周晓柔惊愕的瞪大眼睛,一度怀疑镜子里的不是自己。

毕竟,这治疗效果也太快了吧!

周宗棠亦是满脸错愕,比起鉴宝,这神乎其技的医术才更让他震撼。

苏医邈苏惜惜等人的脸色就平淡许多了,类似的神奇,他们早已不知道见过多少次,都已经习惯了。

“唐神医!”

半分钟后,周晓柔不复先前的骄傲,九十度弯腰下去,“晓柔错了,不该去怀疑您的医术和能力。”

眼泪啪嗒嗒落下,既有愧疚,也有如获新生的兴奋。

一股酸楚涌进鼻翼,一个女孩子,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容貌受损,这口角炎让她一度自卑到不能抬头见人,而现在,她总算能坦坦荡荡的展现自己的美貌了。

而对于唐锐,周晓柔彻底服了,心中只有感激,以及恭敬。

“没什么,我没放在心上。”

唐锐温和笑笑,“饮食注意多清淡一些,口角炎自然不会再犯。”

周晓柔认真的点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

“唐大师的医术令我等大开眼界啊。”

周宗棠笑道,“晓柔,还不快记下唐大师的联系方式,今后唐大师去了京城,你可要好好款待。”

话语中,颇有几分暧昧的味道。

周晓柔俏脸一红,再加上嘴角的米汁,就像一个被抓住的贪吃少女,平添了几分可爱。

唐锐倒是没觉得什么,大大方方留下电话,便让纪平送他们离开了医馆。

站在医馆外面,周宗棠回过头,看着牌匾上的玄门二字,眼中更是笑意满满:“晓柔,觉得这位唐大师如何?”

“挺,挺好的呀。”

“那我回去跟你父亲说说,就让他做你的金龟婿了。”

“爷爷,您乱说什么呢!”

周晓柔顿时吓了一跳,仓促解释,“唐锐是意浓的男朋友,我怎么能夺人所爱,您就别在这儿乱点鸳鸯谱了。”

话是这么说,周晓柔的脸蛋却浮起阵阵红霞。

治好嘴角以后,她心中对唐锐就再恨不起来,相反,想到唐锐在慈善晚宴上,打脸白剑南和剑奴两人的姿态,竟觉得唐锐神武极了。

周宗棠眼中闪过一丝好奇:“钟家的姑娘啊,能拿下那个丫头,确实也只有唐大师了。”

“原来是钟家。”

这时,周三也发出一声恍然。

随后他看向四周说道:“之前,小姐对唐大师动手时,我察觉到医馆附近藏着许多高手,那一刻他们的杀气同时锁定过来,现在想想,应该是钟意浓请来的供奉高手。”

周宗棠点点头:“唐锐是真正的天之骄子,别看他现在名不见经传,与白家结下梁子以后,很快就能名声大噪,这云海市,决计留不住这位高人!”

“不过,白家毕竟是新八旗之一,底蕴深厚,我担心唐大师会应付不来。”

“这样吧,唐锐拒绝了我的好意,我也不便出手,回京后你们多联系一下京城的散修强者,务必要拖延住他们,避免白家拉拢高手对付唐锐。”

周三与周晓柔相视一眼。

齐刷刷点头。

“知道了!”